追蹤
偵 探 攝 影 社
關於部落格
  • 9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08環島捕夢季序



2008環島捕夢季序


   
    你問我為什麼要環島?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那滾燙的空氣對流扭曲了的柏油路面、乾旱難以吸入的高溫氧氣、足以烤乾肌膚的夏日炙陽……對了,還有窒息悶熱的安全帽內那清晰可及的喘氣聲、海潮來回拍打沙灘的聲音、微風徐徐吹過濱海椰子樹的聲音、午後雷雨傾盆而下的落雨聲、山壁洪水頃洩的水瀑聲,屋簷滴落下的滴答聲、高山上撒尿大吼的迴音聲、摩托車相爭競速的風嘯聲、被群狗追逐的叫吠聲、跳水潛入水裡的轟轟聲、泛舟流過急湍人群的尖叫聲以及通過湍流後所感受到山林蟲鳴的平靜聲……還有,出發前,從機車引擎深處,慢慢的、慢慢的,逐漸擴大,以極平順的流體行進方式,通過汽缸、滑過排氣管,突然瞬間「轟……」的一聲爆發開來的摩托車發動聲,將我從腦底深處的回憶,抽離出來。


    為什麼選擇摩扥車而非徒步、單車、公車、鐵道……等等方式的環島,這和我那喜歡漂丿自在的性格有相當大的關聯。騎單車或許很舒服、很樂活、很青年熱血,但不夠漂丿;公車、鐵道環島或許很浪漫、很舒適、很緩慢步調,但不夠漂丿;徒步環島或許更熱血青年、更緩慢步調、更妖瘦甘扣(更超級辛苦),但對我而言,那太超過了!


    你問我為什麼要環島?我不知道,但關於環島旅行,心中總是有股衝動告訴我,那好像是我人生中必須去完成的一件既稀鬆平凡,卻又重要到非做不可的事。這樣的說法有點矛盾,不過正如電影《死神的精確度》裡的對白所描述:「死亡一點也不特別,不過對我們而言卻非常重要。就像太陽在天上並不特別,不過太陽卻非常重要,而死亡也一樣。」


    我不是沒環過島,在2004、2005年的學生時期各幹過一次,只是兩次環島旅行的途中與結尾都殘留著些許的遺憾與不完美。


    2004年6月,因緣際會與實習地點的關係,我和大學同學約好了一起踏上環島的旅程。雖然這段旅程並非完美,但我永遠都忘了不了大夥參予行程、景點討論時,臉上浮現的那種憧憬與興奮之情。不過這段環島僅計劃從台北經花蓮、瑞穗、墾丁至雲林劍湖山世界,且大夥在墾丁就宣告放棄,只剩下我一個人完成剩下的旅程──從墾丁騎到雲林古坑,再回到高雄小港醫院實習,但這一年的環島旅行因為有他們的相伴,許多回憶至今還是如此鮮明深刻。若要說出這段旅程不完美之處,大概就只有「不完整」與「團體行動」吧!「不完整」指的自然是為未環完整圈台灣。「團體行動」則是因尊重團體的一致性,而無法依自己的自由意志個別行動,簡單的說我若遇到有趣味性的風景想停下來駐足拍攝,或是經過人文薈萃的古樸小鎮想停下車繞繞走走,即使沒人給予我壓力,但心中總會不時冒出「怕耽誤大家的行程」的念頭而作罷。當然,不只是我會受到「團體行動」無形的束縛,同行的每個人也都有相同的遭遇。


    2005年的7月,為了填補2004年的不完美環島旅行,我決定用我的任性,獨自一人踏上環島的旅程。雖然極盡的享受自由無拘束,卻也了解到一個人旅行那種漂移無依的孤獨;認識了許多人,卻沒有一個能夠陪著你一起走。環島第一天我熱血沸騰;第二天我有點黯然憂愁;第三天我知道了寂寞難耐的滋味;第四天我開始跟自己說話;到了最後一天,我發現原來自己跟自己交朋友也是件不錯的事之外,但我好像找不到讓我感動的地方在哪裡?


    2006年與2007年過去了,對於環島我仍有一種莫名的嚮往,但不知為何的就是提不起勁來。2008年初,茂哥即將退伍,大美人兒的研究工作到那時也恰好到一段落,2人便在這段檔期前計劃了他們心生嚮往的環島旅行。雖然我很想加入他們,但雜誌社的工作不允許所以作罷。不過我確實有參予他們環島旅行的行程計畫,即使他們走的路線與我以往所規劃的不同。


    茂哥他們這次環島前搜尋了許多資料、功課,但卻不規劃行程、日期,哪兒好玩就待久一點、哪兒無趣就緊催油門前往下一個地點。除此之外,從他們所拍攝的影像來看,很清晰並容易的就感受出,他們的影像沒有所謂的孤獨感這種東西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故事性。這無關一個人或一群人環島的差別,而是在於我們能否與當地最重要的資產──人,產生契合或交流,唯有如此,才有足夠的情結緣由推動影像的故事性,此時照片已沒了所謂的賓主之分,而階段性的見山只是山或見山不是山等概念也早已模糊不清了,照片本身就是主角,上演的是319鄉鎮裡某個人在某段時間與地方上的人、事、物的一段糾結情懷。雖然他們的影像並不像記錄片般的完整或擁有足以撼動人心的力道,但讓我那久違的悸動又開始萌芽,然後冉冉上升卻綽綽有餘。在我看來,茂哥他們這次的環島旅行已近乎完美,即使如此,對茂哥他們而言,這次的旅行仍留下些許的遺憾。


    我們都在極力尋求填補這遺憾的方式。


    2008年,好像又有種東西,在身體裡悄悄地、緩慢的甦醒著。


    2008年5月,我和Rossi、葉公、方凱以及高中班上的女生又來到我們熟悉的外木山《那一年,我們還是One Piece 08’》。原本這僅是一次單純的出遊玩耍,卻沒想到會掀起2008環島旅行的序幕。在結束旅程後,方凱載著其他女生回台北去了,我和Rossi與葉公則開另一部車回去。由於今天的行程倒還挺令人値得回味,於是意猶未盡的我們似乎還想延續這種感覺,也不知怎麼說著,突然車子內就傳出「環島」的字眼。至於是誰說出的我早已忘了,但我想那很可能和當時Rossi、方凱辭掉原本的工作,並重新規劃自己生涯,以及葉公研究所畢業正準備當兵的過渡期有關聯吧!雖然我早已環過兩次島,但對於這群人所提議的環島旅行,我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大腦裡的一個聲音明確的告訴我,這會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決定6月5日辭掉工作,跟這群夥伴們一起去環島。


    從我有了摩托車的那一天起,有個故事就開始在我大腦生根演化,故事大綱:「從前、從前有三個相識十幾年的好朋友,只是單純的想在青春時期留下一筆往後値得紀念的瘋狂,於是他們騎上摩托車,從台北出發繞了台灣一圈……。」不過這段故事,我從未提筆寫過任何一個字,即使經過這麼多年。


    今天,好似童話故事常有的預言情節,三個命中註定的人,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選擇了一件對的事。2008環島旅行參予夥伴們:我、Rossi、葉公,恰好與我多年前故事裡所設定的角色完全一樣,如今故事已開始進行,除了開始提筆準備將這邊故事寫完,也準備將許久未完成的夢想給捕捉到手。


    在我的故事裡,男孩們的環島當然也有許多缺憾、不完美或是該値得改進的地方,但是我知道,唯有經歷每次的不完美,才會有動力去追求更完美,即使那種東西並不存在。但我們要的從來不是結果,而是一個能在以後大家相聚時,都值得拿來當作話題討論的「經過」。



※延伸閱讀
◎《那一年,我們還是One Piece 08’》相簿
◎《那一年,我們還是One Piece 08’》部落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