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偵 探 攝 影 社
關於部落格
  • 98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EYE,並不等於愛!

很久沒寫部落格,總覺得部落格要寫很多很豐富的東西才能放得上檯面。微網誌流行後,其實我也可以將網誌搞的很微網誌,這也是當初設立「影像或文字」這個欄目的目的。這欄目本就是為了寫些輕鬆簡單的影像或圖文,沒有主題性也不用拘束什麼形式,恰好也讓我可以免卻整理圖檔的壓力,我想偶爾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拉屎時想到哪張圖想要分享,就趕緊擦完屎打開photoshop處理再上傳。這樣人生比較沒壓力,部落格檯面上也比較好看。

這是2008年去跟家人鶯歌時,某家咖啡館裡拍的。意外的發現大頭狗突出的眼球裡,將天花板的燈管反射成一個心型。我可不想在這張照片標個「EYE‧愛」、「處處都是愛」、「人間有愛」.....等矯情濫造、無病呻吟的題。畢竟拍攝時當下就是因為無意的驚喜、有趣的心態而將其記錄下,若再為賦新辭強說愁那就搂(LOW)掉了!

我討厭這種呈現方式,純粹是個人主觀,完全沒有什麼主義或學說根據,就是不喜歡。雖然目前還是有這類人,將其理想跟觀念放在雜誌上發表。我實在不懂,為何要用這種諧音式的、表像式的方法來闡述個人膚淺的表現。史帝芬周為何能從喜劇演員演到導演,而且還是一個有深度的導演,那是因為他的喜劇幽默不只是表面的,所謂表面的喜劇就是單純的利用誇張的肢體、臉部表情、誇大口語來博得觀眾同情的笑聲,也許有人會笑,但笑過之後呢?10年之後想到這情結會再產生我們所說的會心一笑嗎?要拍出一部高級的喜劇或恐怖劇,就像如何成為一位談判大師一樣,有張厲害的嘴砲,不如懂得如何掌握、引導對方的心理狀態。從劇情裡去營造一個笑點或驚悚的情結,才是高招。一個用腳打著節拍的簡單動作畫面,並不怎麼好笑,但在海角七號裡,大大與代表在電梯裡,一個自顧自的哼歌;3個好著了魔似的做出了與身份不搭的舉動,這時踏腳的畫面卻成了引人發笑的一個導火線。

無病呻吟的標題來自於沒有深入的挖掘,曾看過一些照片,有人拍過正在笑的原住民小朋友、吐著菸的老人,內容不外乎童顏無邪、雖然貧困但卻很快樂知足、往事如煙(這更糟糕),當下很快樂也許是事實、往事如煙也是事實,但實際上呢?小孩也許想要香奈兒、也許想要爸爸不要每天喝酒、也許在想老子很有錢;而老人或許在煩惱明天水電費還是遺產怎麼分?這樣片面式的妄下定論太過草率,也彰顯下標人的太過膚淺,對人、事、物太不瞭解。我敬重紀實、紀錄攝影師,但相對的也敬重任何一位創作者,表面上的一件簡單作品,是他們用生命、時間去換取的,唯有透過不斷採擷資料、探討研究才能創作出一件具有涵義的作品。

同個地方、同個攝影師、同樣構圖、同樣沒贊助、同樣每年一次,他拍了10幾20年了,20張照片對很多人來說,一個小時就能瞬間達成的事情,他花了將近20年,完全記錄了當地人物、文化、環境的遷移改變,20張照片所呈現出的張力遠遠勝過我們所能承受的能耐,也遠遠勝過表象上的花俏。

下次,下標前請先認識你拍攝的對象吧!無論它是不是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